白俄罗斯

致命的改革普京的万全之策,

发布时间:2021/6/2 16:34:22   点击数:
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是哪家 https://myyk.familydoctor.com.cn/2831/

作者:谢远东

01

那是年12月。柏林墙倒塌了。东德的德累斯顿,在东德秘密警察史塔西总部外,人群聚集,大声叫骂,要求进入。在不远处的别墅里,克格勃官员——史塔西称为“朋友”的苏联顾问——在拼命焚烧文件。“我们摧毁了一切,”其中一名军官普京回忆道。“所有的通讯、联系人名单和特工网络……我们烧了太多东西,以至于炉子都爆了。”

傍晚时分,一群抗议者从史塔西大楼向克格勃别墅冲了过来。惊慌失措的普京打电话给苏联驻德累斯顿的军事指挥部,请求增援。然而,没有人理睬。“那时我感觉这个国家已经不存在了。它已经消失了,”多年后普京告诉一位采访者。“很明显,苏联正处于困境。它得了一种无法治愈的绝症——权力瘫痪。”这种震惊,他毕生难忘。

对数亿人来说,柏林墙的倒塌是伟大的胜利:这一时刻标志着可恶的独裁统治的结束和一个更好时代的开始。但对于驻扎在德累斯顿的克格勃官员来说,这标志着他们帝国的终结和屈辱时代的开始。援军没有到来的时刻——成了普京人生的转折点。普京似乎发誓要将他的一生献给恢复祖国的荣耀之中。

在德累斯顿的四年半里,这位未来的俄罗斯领导人不遗余力地隐瞒自己的真实角色。这必将成为未来权威普京的做派。未来俄罗斯总统在这四年半里就已然成形。在明亮的炉火中,普京看到的不仅是飘飞的文件灰烬,更是多年后自己选择的定格。

02

俄罗斯总统普京一直坚信:他没有铁腕,而只是以温和手段统治俄罗斯。他是这个国家无可替代的领导人,因为公众信任他。这个信念如金石搬坚固,以至相由心生,自己乃至世界都把他当成铁人。如今,普京宣布自己差不多可以无限期掌权。那之前与俄罗斯公众的默契,也随之无踪可觅。这难道不是对普京个人信用的攻击和破坏?毕竟,俄罗斯的宪法改革进行了近6个月,就连克里姆林宫也将其解读为开启寻找年继任者之旅——而最终,普京告诉所有人不同的答案。

6个月,也许普京是在脱去外人赋予的华丽外衣。现在,他展示自己更加坚硬的内核。

昨日之我不可留,今日之我多烦忧。抽刀断水,举宪法而消愁。普京高调的改换心意,俄罗斯政治阶层一刹间沦为吃瓜群众,大戏当前,目瞪口呆之后,可想而知,波澜横生,暗流潮涌。对于俄罗斯彼等上层精英而言,“年问题”非关普京,而是权力切不可从他们手中滑脱。在普京仓促决定修改宪法之前,这些精英团体正汲汲于筹划一个没有普京总统的权力世界,美好未来亦如往昔现今一般称心如意,声色犬马,长醉不醒。

只是,普京总统的心情从来都比他们的预期重要许多。在总统看来,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就是普京个人的代名词:驾驭这台机器,唯一人耳。顾问班子为了年精心制作的宪法策略方案,在他看来华而不实,不堪大用,还是简单粗暴的令人安心——继续担任总统。

普京不是没有脑子,多年的克格勃间谍训练其思维之缜密超出平常人许多。间谍不同于电影,恐惧感危机感如影相随,上下线随时可能断档而不得不独孤求存。即使做了20年的俄罗斯老大,这种思维只能愈加深化。只是这份资产更加特殊,来自于前任总统叶利钦以及前前任戈尔巴乔夫。这俩位的事业都未能继续。普京不会重蹈覆辙,那就不会轻易启动如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那样的改革。那将是一场改革2.0版的可怕灾难,对他而言。

不要误会。普京生于冷战,也属于冷战,尽管他对苏联时代的成就表示赞许,但他不会寻求复辟。年,他曾把苏联的解体称为“那个时代的巨大地缘政治灾难”,然后就是转折,“任何想回到苏联那个时代的人都是缺心眼。”

普京精于算计,头脑更清醒。与许多前苏联官员一样,他是从亲身的痛苦经历中知道,为什么苏联这样的超级大国会一夜之间崩溃。他与正统的共产主义者和顽固的苏联怀旧者不同,他们的说法是:崩溃完全是“戈尔巴乔夫的背叛”造成的。普京也不是一个丧心病狂的阴谋论者。那些人言之凿凿地说,是戈尔巴乔夫与西方签订了解体苏联的协议。相反,他似乎赞同戈尔巴乔夫的观点,这是苏联机制的失败。同样,他也不认同这是美国和西方的胜利。但他认为戈尔巴乔夫应该受到谴责,因为没能保护好国家。

这不仅是历史观,也是普京的现实选择。如果用这条线索,那么就容易理解普京为什么那样做,将来又会怎么做。

03

到年,改革问题再次无从回避。普京和他的顾问知道,俄罗斯现在需要某种改革,就像年那样。但是,要怎样做才能使俄罗斯摆脱经济衰退,摆脱对碳氢化合物的过度依赖呢?统治当局在讨论这一问题时出言谨慎,措辞严密,想在字里行间找到普京的不是,那是不可能的。

“稳定”这个惯用词,俄罗斯的精英们也已弃之不用。这个口号起初强调的是安全与繁荣,据说普京已经实现。现在民意调查显示,俄罗斯公众不再像几年前那样重视“稳定”和现状。他们渴望改变。但“改革”这词不好,为什么改?是在责怪过去20年吗?精英阶层的政治词典里早已剔除了这个字眼。这就是为什么普京开始使用“突破”这个词。满满的正能量。

然而,这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用“突破”代替“稳定”,难道不是在暗示与过去决裂?而且,那些老家伙们很容易就念叨起戈尔巴乔夫的“加速”。上世纪80年代中期,苏联苦于多年来勃列日涅夫领导下令人窒息的“停滞”,呼吁“加速”,重启苏联体制。

对于普京和他的核心集团来讲,变革的风险在于失控。历史上和当今世界类似这样的集团一旦改革,往往走上不归路,甚至坠入深渊。比比皆是,教训深刻。而在俄罗斯,普京更亲眼见证:正是戈尔巴乔夫对这个国家现状的不耐烦,贸然实施大胆改革。不久,戈尔巴乔夫就失去了控制,车毁人残。而这样的离心力今天同样存在,普京不能容忍失去年政治进程的控制。

戈尔巴乔夫那会,普京还是那体制的一个边缘份子。而20年后,普京更有过权力移交的黑历史。年,他接受宪法的任期限制,允许自己的顾问也是好友梅德韦杰夫接任总统。普京挤到总理的位置上。也好,普京当国家元首当得有些厌了。

很明显,普京与梅德韦杰夫在年至年间的“交换”并不愉快。两人之间的协议是非正式的(即便是正式的,那也可能当成历史文件不认账)。好在梅德韦杰夫忠诚又老实,但根据宪法,他至少在形式上有了罢免总理的权利。形式上,普京有了高高在上的老板。(够讨厌)

到了尾声,在普京看来梅德韦杰夫的总统任期即将结束,必须决定谁将成为年的俄罗斯下一任总统,却出了大问题。

年至年,莫斯科的街头出现震撼的抗议活动,有人将其描述为对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宫的愤怒。普京和他的核心圈子则另有看法,这就是放弃权力的结果。后果不仅在街头,精英阶层也分成了两大阵营:希望梅德韦杰夫留任的,希望普京回归的。

就普京而言,最大的危险在于将权力移交。无论移交给谁,都无法保证俄罗斯的稳定。梅德韦杰夫尽管忠诚而又老实,但总统权力就是香,这玩意容易成瘾。普京必须防止,也要杜绝瘾君子的出现。

西方许多人喜欢把梅德韦杰夫说成是傀儡。然而,现实是,普京那时退居二线,给了梅德韦杰夫极大的空间,甚至外交也完全自主。年,联合国安理会就授权采取行动推翻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进行决议,梅德韦杰夫选择弃权。西方领导人公然向梅德韦杰夫示好,称他是普京的更卓越的替代者。这次行动揭示了重大危险。那时,普京怒了。

之前,年,美国总统奥巴马首次访问莫斯科行前接受采访说:“是时候朝不同的方向前进了……我认为梅德韦杰夫理解这一点。我认为普京一只脚踩旧的商业模式,一只脚踩新模式。”

完全挑明了。不能不担心。俄罗斯被划为两半。所谓的“改革阵营”,将会受到西方的追捧,而普京的“保守阵营”,只有被骂的份。如果继续,年将总统职位再交给梅德韦杰夫——或者在年将总统职位交给同样受信任的继任者,哪怕是普京的影子——那也将可能分裂俄罗斯,完全为西方操纵。

04

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与他的恩师、前任叶利钦领导下的俄罗斯最大区别在于,普京害怕并排斥西方。叶利钦将苏联的解体视为解放,而西方则视为合作伙伴。但普京寻求的不是经济或政治层面的联盟复兴,而是地缘政治层面的联盟复活——俄罗斯代表着西方的对立面。

但同时,普京政权也是叶利钦政权的延续。他们都没有一个牢固的意识形态。他们都是出于同样的政治动机:继续掌权。为此可以操纵选举,把反对派挡在门外。叶利钦是在俄罗斯寡头的支持下这么做的,目的是保护新生的俄罗斯资本主义、私有财产和市场经济,但普京捍卫的是俄罗斯的国际力量,对抗西方。

叶利钦比普京更接近西方的民主和政治自由标准。但对两人来说,靠选举将总统职位交给对手,肯定不行。他们都认为,这不是个人的失败,而是俄罗斯的失败。

俄罗斯政治学家帕夫洛夫斯基观察到,现代俄罗斯政治体系的基础在于一系列的竞选策略,这些策略在现实政治表层之下形成了权力基石。最早可以追溯到年,当时叶利钦的现代“超级总统宪法”与新的议会选举同时通过。帕夫洛夫斯基说,总统选举改变了政权。改变不是来自于胜利者的计划,而是竞选的政治技术。党总部构思竞选的即兴创作,最终在选举后铸造成花岗岩。

每次选举都会带来持久的变化。到年之后,普京掌权的时间会很长,以至于俄罗斯的政权将完全不同于叶利钦之时,然而,普京确实是通过叶利钦的制度来实现自己的目标。

棘手的是,这样的制度安排仍然不能解决高层过渡的问题,也不能解决这样一个事实:领导人的个性、领导人的健康寿命无法永远与领导人的宪法共荣同进。

普京完全清楚,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俄罗斯任何时候几乎都是一个领导人说了算——之前就不说了,从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到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都是。模式基本都是,强调当权者是如何开始新东西的,告诉公众,这位领导将抹去前任的缺陷,以此建立合法性。

但现在,普京有所改革,他将灾难性的错误归咎于未来。未来选择作为继承人的那个人,将带来灾难和错误。普京要主宰命运,不想成为不幸的前任。

到了年,普京面临的将是两种选择:要么将权力移交给继任者,完全在他控制之下;要么自己做继任者,继续掌权。现在历史已经告诉了俄罗斯人答案。这也许是俄罗斯人早应该洞晓的宿命。

除了普京,在年到来之前,没人能证实普京的真实意图。不过,现在的莫斯科,已有很多人在谈论将年的选举日期提前——也许是年初。不管怎样,普京的赌注都是出于强烈的信念,即他的个人权力会让俄罗斯更强大,将改革2.0的风险控制到最低。

不过,矛盾之处在于,普京总统在国内政治和国际地缘政治上最安全的选项,可能将俄罗斯推入一个新的停滞时期。这样的话,自己无意中成了未来改革的必然对象,而这正是他一直要避免的。不知道,这是不是普京的宿命?

更多

大流行还在,新冷战将起,越南借力东盟造势,似乎顺风顺水?

土耳其埃及对峙利比亚,战争与否,埃尔多安和塞西总统要看人眼色

俄罗斯远东伯力爆发反普京大游行,这一次有些不同寻常

白俄罗斯总统大选起波澜:抓了32名俄罗斯雇佣兵

疯狂扩张的沙俄恨卖,西进的美国买得勉强,阿拉斯加交易背后大国博弈

谢远东

感恩相遇,携手赞赏



转载请注明:http://www.jiaoqiche.com/rkmz/20572.html

------分隔线----------------------------

热点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