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罗斯

美国早期移民潮

发布时间:2021/3/21 5:24:59   点击数: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移民国家,几百年来,一直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移民美国,占了全世界移民总数的三分之二。美国这片土地,谁是最早的移民呢,没有确实的证据来证明。一般认为,在一万两千多年前,少量亚洲人追逐猎物,从西伯利亚向东,通过阿拉斯加,进入北美大陆,那时西伯利利亚和阿拉斯加还有陆地相连。这些人,就是后来的印第安人。

美国最早出现大量移民,大约从年到年之间,被称为移民潮。那时的美国,成为欧洲人寻梦的地方,很多欧洲人,为了更好的生活,更好的发展机会,想尽办法来到美国。早期到美国的人,对新的移民有担心,比如本杰明·富兰克林就说,为什么他的家乡由英国人建立的宾夕法尼亚,被大量的德国人占据,成了德国人的殖民地?这种担忧,导致了从法律上限制新移民的到来。自年开始,一些人被禁止移民美国,主要禁的类别为:精神病人、痴呆者、罪犯,后来扩展到:无政府主义者、非一夫一妻者、患有疾病者、文盲和妓女。就在限制所有移民的同一年,美国国会通过,总统签署的唯一一个针对特定国家特定民族的禁止移民法案出台,这就是排华法案。

东南欧移民大量来美国,引发美国对这些人限制加强,特别针对犹太人、地中海周围的人、斯拉夫人。对于所有欧洲国家,都以在美国的人口所占比重进行限制。在美国人口比重多的,得到的名额多,这样,英国、爱尔兰和德国,占了很大便宜,来自这几个国家的移民受限最少。

美国早期移民来源国主要是德国、英国和斯堪的纳维亚地区,随后,南欧和东欧国家的移民数量逐步增多。至年的大移民潮期间,有两千六百万新移民来到美国,年美国的人口只有五千万。大多数新移民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一些来自俄罗斯的犹太人和来自土耳其的亚美尼亚人是出自宗教迫害,爱尔兰的农民是因为经济困难,奥匈帝国地区的人因为政治和社会压迫。第一次世界大战让很多欧洲的居民感到恐惧,为了安全,大量的人奔向美国。

到美国之路充满希望也充满恐惧,没人真的知道到美国会是怎么样,从北美大陆传来的信息,总是鼓舞着成千上万的人奔向那里。移民美国之路当时也很艰难,首先是所在国允许,还要受到美国的审查。对于穷人来说,凑够跨越大西洋的路费就很不容易。很多人,一去就再也不能回来了,和亲人告别,往往就成了永别。这些船一般还要装载很多货物,不是有钱人,只能和货物挤在一起。在船舱底层脏乱的地方,熬过两个星期,忍受晕船之苦,为的就是去到一个充满活力有梦想的地方。船上那段时间,让很多人一想起来就后怕。一个年从爱尔兰移民到美国的人说,他当时想的是船最好沉了,痛苦立刻结束,那是他人生中最可怕的一段噩梦。当船快到港口,可以看到自由女神像时,所有人都想尽办法挤到船沿,看着那座塑像越来越近。

美国传统的移民来自西欧和北欧,年移民潮到来,新的移民主要来自东欧和南欧,到年,这些东南欧的移民占了新移民总数的百分之七十五。来自俄罗斯、希腊、乌克兰以及这些地区的犹太人,在文化上和西欧有差别,来到美国后,必须适应新的文化环境。年,美国总共有二十五万犹太人,之后,东欧的犹太人大量来到美国,到年,仅纽约市,就有一百四十万犹太人。年,意大利移民有三十万,到年,达到两百万。年,一个波兰移民写给波兰亲属的信中说:我希望你们来美国,我在这里过得非常好,我不想再回到波兰,在那里只有痛苦。

移民美国的人按经济能力分等级,乘坐一等舱和二等舱的人,在船上接受美国官员的检查,完成后可以直接进入纽约市。普通人,不管什么国籍,都得经渡船送到爱丽丝岛,那里有移民审查中心。新移民们对这里怀着巨大的恐惧,如果通不过审查,所有的努力都白费。运气好的,经过三到五个小时的检查,一切顺利,成功进入美国。运气不好的,需要在这里熬过几天,才能得到最后的结果。运气最差的,是审查不合格,被遣返原国。

医学检查是最重要的部分,美国政府的医生,第一个医生是检查总体健康状况,身体的各个部位都会受到医生的察看,合格者,医生在检查卡上盖章。第二个医生,检查是否有疾病,包括当时流行的结核、麻疹,甚至头或足癣都会受到严格的检查。对于持非常保守观念的女性,医学检查非常难堪,检查者都是男性医生。医生初步检查完后,给有嫌疑者做上标记,以做更详细的检查。第三个医生,检查传染性疾病,比如沙眼,当时被认为有可能致盲却无法医治的病,一旦查出,就会被拒绝进入美国。如果被医生怀疑有精神病,会被打上叉的标记,进入更严格的检查,一旦确认,会被遣返。如果孩子不能配合检查,不允许进入美国。

在爱丽丝岛,大约有五分之一的人被怀疑有躯体或精神疾病而被留下来进一步检查。尤其是精神疾病,最让人感到恐慌。精神检查全凭医生主观判断,发现有古怪行为动作,或者回答问题让医生感到奇怪的,都有可能被列入精神疾病。甚至一些国家的人没有表现出那个国家的一些习惯,都有可能受到怀疑。有些检查象智力测验,比如考察算术能力,思维是否符合逻辑。一些被认为有躯体疾病人的,会被送到病房进行观察治疗。如果是孩子,大人必须陪同。那里的条件很差,很多移民认为还不如监狱。在那里,各个国家各种不同生活习惯的人关在一起,相互之间语言不通,说话成了干扰别的人。有些人的饮食习惯让别的人接受不了,比如意大利人不喜欢燕麦片的味道,斯堪的维纳亚人不喜欢意大利面,穆斯林的饮食更与别的人不同。但在夜晚看到远处纽约市的灯光,给这些移民带来期盼,那里是他们想去的地方,现在的不适可能忍受。

到年,纽约市四百七十万居民中,有近两百万是新移民。来自世界各地的新移民,拥挤在纽约市的各条街道上,族群相对集中的地区,从外观和口音,仿佛回到了原籍国。白俄罗斯的犹太人挤在利文顿街,让人感觉是明斯克的一个郊区。上西城,被爱尔兰人变成另一个科克市的一部分。上东城却成了新柏林,德国新移民在那里生活。意大利人不仅是形成一个团体,内部还分不同的区,比如西西里人就和别的意大利人显著不同。在纽约市的犹太人也各不相同,以来自不同的国家而划分。各族群之间的边界并不是很清楚明确,只是相对集中在某个地方。一个犹太人可能不小心就撞到猪肉店,虽然和宗教信仰不符,也只好承受。纽约成了各族群的杂居城,各自保留着各自的特色,形成族群万花筒。族群之间虽然看不到融合,经过几代后,如果不说,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大家都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美国人。大量的新移民到来,住房成了问题,在下东城,建起很多经济房,上百万人拥挤在那里。大家共用卫生间,在阴暗的过道里争吵。卧室没有窗户,见不到阳光。直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这些条件极差的棚户式建筑才拆除。

从爱丽丝岛进入美国的新移民占总数的三分之二,这些人并不只是在纽约市定居,而是在全美国范围寻找新的生活。从希腊来的新移民,在芝加哥和底特律建起东正教特色的洋葱顶教堂,来自捷克的新移民,不仅聚居在纽约、芝加哥,还有大量的人在克里夫兰定居。来自土耳其的亚美尼亚人偏爱加州,在中央谷地弗雷斯诺市居住。只要聚居的人群达到一定数量,当地就会出现原籍国语言的报纸。到年,美国有一千七百种非英语报纸发行。十九世纪,从美国东部海港大城市巴尔的摩和纽约开始,一路向西,铁路建设将美国各地连接起来,特别是跨越东西部的铁路,让人们可以向西部发展。来自瑞典的农民,到德克萨斯州,来自乌克兰的农民,到中西部地区,在那些地方参与美国现代农业的建设。

进入二十世纪初,美国人口中有百分之十四是刚来的新移民,但却占了各行各业工人的一半。这些新移民一到美国,就找到工作,说明当时美国工业发展迅速,急需大量的劳动力。从加州的罐头厂到新泽西的丝绸厂,从宾州的钢铁厂到芝加哥大楼建筑工地,这些工作遍布美国各地。早到的工人,向家乡介绍,引来更多的工人加入。宾州的矿井和钢铁厂,吸引着大量欧州东部斯拉夫人前来。纽约市的商业,吸引着欧洲的犹太人。东北部新英格兰地区纺织厂,把加拿大的法裔吸引过来了。建筑业,主要被意大利人占据。当时在钢铁厂工作的工人,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一周工作六天,一年可以挣到美元,这个工资在当时算是很不错的,可以供一家人过上很体面的生活。如果在矿井工作,年收入可达到美元。大量的新移民到来,压低了美国当地工人的收入,引起美国出生的工人不满。工会组织意识到新移民对美国工人不利,采取各种方式歧视新移民,甚至鼓动对新移的仇恨。煤矿工会公开声称,这里的煤不属于斯拉夫人,不属于波兰人,不属于爱尔兰人。

第一代移民会保留大量原籍国的特色,但第二代因为在美国出生,在美国上学,与不同背景的孩子一起长大,形成一个共同点,这个共同点就是美国化。二十世纪初担任美国总统的西奥多·罗斯福,就是俗称的老罗斯福,曾经公开声称,美国学校的任务是去除新移民和美国化之间的空隙,尽最大的可能消除非美国化的影响。年轻的移民学习英语读写听说,公共图书馆为这些移民提供方便。新移民不仅要学习美国政治知识,还要学习美国文化和习俗。孩子们在适应美国各方面,从体育运动到遵守契约,比父辈快得多。成为美国人的新一代,对父辈身上保留着的原籍国特征会感到羞愧。如果父母说不好英语,孩子不愿邀请同伴来家里玩。这种从学校开始的社会压力,迫使新移民想尽办法成为真正的美国人。早期的这波移民潮,尽管有两千六百万新移民加入到五千万美国人中,超过美国人的一半,急于成为美国人的压力,让这些新移民很快溶入美国社会中,成为美国人中无法区分的一部分。

认同美国保守派观点,愿意加入本

转载请注明:http://www.jiaoqiche.com/lyjd/19385.html

------分隔线----------------------------

热点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